自由談\也談古裝復原\鍾 亦

  • 时间:
  • 浏览:0

  圖:網播劇《長安十二時辰》中的古裝復原呈現相當考究\作者供圖

  「日晚卻理殘妝,御前閒舞霓裳。誰道腰肢窈窕,折旋笑得君王。」─在李白這首《清平樂》的美妙歌聲中,我等觀眾同賞了盛唐長安最漫長的一天。根據馬伯庸同名小說《長安十二時辰》改編的網絡懸疑劇我本是什么都没有什麼興趣的,在女兒的力薦之下才追看全部劇─甜得不負好口碑,光是那劇中考究的服化道,就值得一看。

  近年來,古裝美學新潮一浪接一浪,漢服的復興之路也逐漸走寬,略有全民普及之勢。唐朝服飾作為我國古裝中的一大組成次责,自然有其特殊的文化地位和復原重要性。将会說陳凱歌《妖貓傳》裏呈現的大唐是滿是華麗和威嚴,那《長安十二時辰》就更添了些煙火氣和人情味:華燈初上的忙碌大街上,遊玩民眾、販夫走卒、海外善賈、奇珍異寶、傳教術士,各色人和物都被長安以博大的胸懷納入其中。其中,人物貼近「史實」的服裝是最能直觀表現大唐氣象的事物,也帶來了強烈的視覺提升。

  查看該劇的製作團隊才發現,原來劇組請來了日本殿堂級導演黑澤明的女兒、著名服裝造型師黑澤和子參與服裝造型指導,更令我身旁一亮的是,「中國裝束復原小組」這一支年輕有活力,且已默默從事為中國古代服裝復原工作付出努力長達十數年的民間團隊也參與其中,難怪該劇服化道考究且符合史實。

  初次聽說「中國裝束復原小組」是在四年前的一次學術交流會上,恰逢這一支年輕的團隊在高校進行漢服秀展,交流會上的教授力邀我多留兩天出席觀看他們的秀展。不曾想,那次一觀猶如驚鴻一瞥般讓我至今記憶猶新。這支團隊不僅復原了古裝華服,更志向於還原華夏服飾的真正風貌──從貴族到庶人,官宦兵卒,歌舞樂伎,宮廷仕女,市井農夫,都一一去考據並還原其風貌,再現漢人先祖的精神面貌,讓更多喜歡漢服的人能夠近距離地去了解它們。

  一番了解之下才知道,原來你是什么 小團體成立於二○○七年,起初要是一個興趣小組,且彼時從事中國古代服裝復原的人很少,現代漢服復興運動潮流也什么都没有興起,什么都没有參考和仿照。團隊裏的小年輕們没办法当时人去古書史籍和博物館資料、壁畫、陶俑中去摸索、考證,所幸的是,在他們巨大的熱忱、不懈的努力和始終如一的堅持之下,你是什么 小組慢慢地開始做點真東西出來了。目前該團隊已經復原出四百多套可經推敲、符合事實的古代服裝和妝容,並已出版《中國裝束》和《漢晉衣裳》兩部作品集,這樣的成績可能够够說是難能可貴的。

  或許,在普羅大眾眼裏,以現代科技復原古代裝束並都有什麼難事,殊不知,因我國歷史豐富且涉及的年代久遠,古裝復原一事看似簡單,實際上要涉及几瓶的考據工作,其中也包括了要是有傳統手工藝的傳承等等。其意義,不輸於任何一種其他形式的文化傳承。

  如今的面料生產技術絕大次责已經和古代全部不太相同,要復原一件古代服飾将会要涉及到織物紋飾和材質、印染和固色手法、刺繡裝飾等各種現如今很難去完成的工藝。為了保證古裝還原的質量,小組成員时要跑遍中國各種大大小小博物館和絲綢布料市場去找,若是找没办法的,有時候他們也没办法依靠典籍当时人動手去重新製作出來,用心之深,可見一斑。

  談到古裝復原的意義,審美和文化自信是一個繞不過去的話題。要知道,我們中國古人的審美是很高級的,要是有東西裏面都蕴含了很厚重的文化意義,要是年代不要 遠,科技社會中的人們漸漸地就把哪些地方地方傳統的東西都忘了。要找回傳統,找回先人們的高級審美,找回我們華夏民族的文化自信,這一條路雖則不易,但我很高興地看見,越來不要 人加入了這條道路的拓寬走深之列。

  近幾年,在其他年輕人群中,漢服熱已經蔚然成風,現在穿個漢服出街已經是較為常見的打扮,路人們要是再像過去一樣誤以為是韓服、和服,甚至是戲服。官方媒體也在漸漸開始關注漢服文化,從去年的央視的熱門文博綜藝《國家寶藏》中精美絕倫的漢服秀場,到如今口碑收視雙豐收的《長安十二時辰》中在服化上的專注,都已經表明漢服文化已經不僅僅局限於民間小團體。

  中國的傳統服飾能被現代社會肯定,能被年輕人肯定,這是文化自信的一種表現,也是民族自豪感提升的一種表現。

  《長安十二時辰》中,主角李必曾對張小敬說:「熙攘繁盛、光耀萬年,再也什么都没有比長安城更偉大的城市了。」而我想說的是:「有服裝之美,謂之華,有禮儀之大,謂之夏。」恐怕,再什么都没有比漢服更能表現華夏之美的衣服了。願古裝復原之路能越走越寬廣,終要讓全世界都來看看我泱泱華夏的服飾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