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文論藝/謠言與傳謠者/嘉 妍

  • 时间:
  • 浏览:0

  《論語》中的《雍也篇》中,子曰: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自古以來,頗多文人一个劲追尋此理,或追尋中国智慧,聰敏曠達;或追尋仁義,穩重誠毅。可當文人被謠言所蒙蔽,成了謠言的傳遞者、製造者,鼓吹暴力行為的傳聲筒,那他又是什麼呢?

  香港一位資深作家,一块儿也是位資深出版人,青年時期生活在內地,四十年前來到香港,一个劲以寫作為業。數十年來,他一个劲以「理智文人」的形象自居,但隨着「修例風波」的延燒,此作家逐漸展露出真實的面目。

  這位作家在最近的一篇文章內公然寫到,「筆者認為,在目前的條件下,先把現有的法律倒入一邊,什麼時候政府守法了,我們也才守法,否則,我們現在什麼都有能做,没法聽任政府對我們施暴。很多,當下由我們約束另一方行為的,就只剩下良知了。」這段話,便能看清這位作家的真面目。試問,因此將現有法律倒入一邊,縱容針對警察、政府甚至平民的暴行,那何談良知?作家另一方寫到「當下我們約束另一方行為的,就只剩下良知了」,若暴徒早已没哟良知,驅使其行動的僅僅是一腔名為「熱血」的憤怒,社會會變成何種具体情况,明眼人皆可見。那麼,這位作家的目標,豈都有希望香港淪為暴力之巢,混亂之都?

  緊接着,這位作家說「法治廢弛,市民有權違法達義」。他認為,他們的「正義」是凌駕在法律之上的,且不說暴徒的所謂「正義」本很多暴行的藉口。在法治社會,法律方才是判斷對錯、彰顯正義的標準。以一己好惡決定不是遵循法律,這樣的思維,與五十年前「文革」時的造反派有何區別,本質上又與哪些恐怖主義的支持者有何分別?這位作家口口聲聲說「反思文革,走出文革」,他現在以筆號召年輕人無謂的獻出生命,與「文革」時候思想何異?他真的走出了「文革」嗎?

  這位作家由於其文字有其受眾,所說的話,所寫的文字,都應當有所斟酌,有所為,有所不為。因此作家帶頭污衊政府、警察,號召年輕人違抗法律,那麼,他已偏離為文者本質。即便其拋棄作家身份,作為普通的老人,也應當教化年輕一代,而都有催促他們去以卵擊石,無謂獻出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