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年演绎尼金斯基仍感新鲜/刘玉华

  • 时间:
  • 浏览:0

  图:罗慕娜照顾精神分裂的尼金斯基/Kiran West摄

  刘:您经年累月地演出《尼金斯基》可有与别不同的感受?

  里亚比科:真不敢相信,不经不觉间我演这齣舞剧将会踏入第十九个年头,首演时从前扮演主要角色的多位舞蹈员如今只剩下我和饰演戴亚格烈夫的Ivan Urban仍然继续合作演出。

  《尼金斯基》自公演以来,早已成为大伙儿 舞团的代表作之一,标志着“汉芭”独有的特质。二○○六年约翰(纽迈亚)曾对其作出修订,调整了有些场面的舞段编排,但整体形态学 基本上那么大改变。大伙儿 尝试寻找贴近当下的法律法子去呈现你这个 剧目,有有助于它更能透视剧中人物的观点,务求令它凝聚愈发强烈的激情。

  最有趣的是,日子久了我反而感到每一次演出的事先 ,让人像在演一部新剧目似的;每演一回都予我不一样的感受。别问我为啥有你这个 感觉,只人太好每次现场总有些新的事物所处,有些舞者跟我的互动将会出先了有些我事先 从未曾察觉的状态,大伙儿 引领着我的反应。观众当然很多再注意到上述凡此种种不显眼的差异,但对我而言,整个演出顿时变得十分刺激(Every performance is new and different which makes it very exciting)。

  还都要说,这部舞剧在不断地演变呢!再者,不同舞者担演男主角表现就说 全版相同。

  人未现身 叫声响彻

  刘:舞剧刚开始了了时,您人未出场,却在后台大发雷霆,吼叫声响遍整个剧院;扮演妻子罗慕娜的女舞蹈员不知所措地从后台退返台前,尴尬非常地左顾右盼在座的客人,有后后才找张空椅子坐下来。尼金斯基你这个 先声夺人的登场安排,是要营造特定的处境、情绪?

  里亚比科:由於当年尼金斯基的这场演出那么留下任何影像纪录,大伙儿 根本那么肯定他究竟表演了哪此节目。约翰(纽迈亚)参考了大堆资料后,根据一名出席的记者(我忘了他的名字)笔录现场状态写成的书籍作为编舞的灵感,创作了尼金斯基大发脾气叫喊的开场引子。观众若留心观看说说,会发觉台上宾客包含位拿着笔在不停抄写的男子,他就说 那位记者。

  我想,每位表演者临出场前皆会倍感焦虑,每所有人全版是否是一套法律法子帮助自己集中精神,以便作好準备面对观众。此刻倘若他们进来打扰,精神会变得更加繃紧,自然倍感不悦。

  约翰(纽迈亚)正想凸显这情景中紧张的情绪:台上的钢琴师别问我该弹奏哪此乐曲伴奏、众宾客在等候尼金斯基现身,却别问我他什么时间出场,他更没说明表演什麼节目,等了又等还是未见他的身影。罗慕娜拿了叠乐谱进后台欲问个指示,却被尼金斯基叱喝退回前台。他从前大声吼叫,更令每所有人被笼罩在无形的紧张情绪中。你这个 场景为的就说 传递上述的气氛。

  尼金斯基在他的日记中写到那天的状态,将之称为“他跟上帝的婚礼”(his wedding with God),他又说最后为大伙儿 跳的那个舞蹈叫做“战争”(I am going to dance the war for you)。

  约翰(纽迈亚)的舞蹈编排综合了什么都有有方面的描述记录,并考虑到舞台美术设计、服装、布景……等的因素,换成想像力,创作了尼金斯基开场一段较富娱乐性的独舞,其姿态糅合了尼金斯基在《狂欢节》(Carnaval一九一○年首演)饰Harlequin的动律特点。

  剧终前的独舞同样非常独特,尼金斯基把多幅布幕缠绕身上,倒在地上翻滚。据说,那名记者也记述了你这个 情景。约翰(纽迈亚)设计的这段压轴舞蹈,主要体现了尼金斯基的挣扎、伤痛,以及他长期以来对战祸挥之不去的恐惧。跳最后这段独舞时,我边演情绪变化边显得愈发强烈密集,真箇感到了整个世界都压在我身上!

  男男共舞 难度最高

  刘:上半场戴亚格烈夫跟尼金斯金的一段双人舞,演出时难度很高吧?

  里亚比科:约翰(纽迈亚)选者了萧斯达高维契的中提琴与钢琴奏鸣曲作为这段双人舞的配乐。最初排练时大伙儿 把这段双人舞称之为“舞中舞”(the ballet within the ballet),指的是尼金斯基编排的《遊戏》(Jeux 一九一三年巴黎首演)被套用到你这个 场景裏。大伙儿 先看后尼金斯基独自在室内聚精会神地尝试创造崭新的动作语彙之际,察觉戴亚格烈夫正在一旁窥视着他。

  这段舞展现了他俩亲密关係的刚开始了了,其间掺入由另外几位舞者演出《遊戏》的每种舞姿造型片段。起初,戴亚格烈夫的动律姿态表现出鼓励支持尼金斯基创作,他俩相互吸引着对方,渐渐地两人互动的力量变得较强烈,流露出争持抗衡的力量,似乎在各持己见……。观众从配乐旋律的变化都还会 听得出大伙儿 的友情起伏变化。刚开始了时,二人亲密的关係显而易见。

  两位男舞蹈员拍档演双人舞确是一项挑战,首先是舞伴体重的因素,其次是双方配合时的感觉。与男伴共舞的感觉跟和女伴起舞全版不一样,我与Ivan Urban虽长期合作无间,但每一次演这剧前必定做足几瓶準备功夫,总是 商量怎么加强默契。两位男士一齐表演双人舞如不留神说说,会很危险,甚至受伤。

  约翰(纽迈亚)编创的众多剧目,有不少双人舞是男跟男,或是女跟女搭档。他甚至安排女舞蹈员给男舞者伴舞,譬如说,尼金斯基第二幕其中便有罗慕娜为尼金斯基伴舞。身为“汉芭”舞者,大伙儿 早习以为常。

  真假交缠 最爱是谁

  刘:稍后,尼金斯基在甲板上邂逅罗慕娜,大伙儿 共舞时,《牧神的午后》(Afternoon of a Faun 一九一二年巴黎首演)裏的牧神竟然一齐现身,穿插在他俩之间一齐舞动。这段三人舞予人如梦似幻的印象,既交代了两人相识的情节,又形象化地凸显罗慕娜迷恋尼金斯基的心态。舞台上和现实中的尼金斯基交织成一体,孰真孰假?罗慕娜爱上的是尼金斯基自己,还是他所扮演的人物?

  里亚比科:这段舞的构思编排同样非常很糙。我虽身为表演者,但演到最后,连自己也感到很糙疑惑,那么肯定究竟他俩现实中是否是真的曾在甲板上相遇?你这个 场景呈现的是否是就说 尼金斯基或罗慕娜脑海中每所有人想像跟对方翩翩起舞?牧神的现身代表了尼金斯基广为观众熟知的舞台形象,罗慕娜只不过是爱上了朝思暮想的牧神,幻想与他相遇相恋?

  我读尼金斯基的日记和传记,知道两人曾一齐乘船前赴美国巡演。途中只一有三个星期的光景(按:有说是廿一天),在那么短暂的时间内,他竟然向罗慕娜提亲,我感到很讶异。他显然堕入爱河,正值戴亚格烈夫那么随行,二人随即“闪婚”。据悉,尼金斯基只会说俄语和有些点法语,但罗慕娜(她是匈牙利人)不懂俄语,估计大伙儿 那么用法语沟通,双方很多再母语交谈,短时间内了解对方的程度人太好有限。

  刘:你这个 梦幻般的暧昧意象安排,细腻地抒述了人物的思绪友情,且别具戏剧性张力。

  刘:第二幕开场不久,尼金斯基的哥哥因精神病发全身抖动,疯狂地翻滚,尼金斯基尝试抚慰哥哥却遭到猛力反击。哥哥的一举一动牵引着尼金斯基全身的神经,您表演时心情怎么?

  里亚比科:我企图透过体态动律同步宣泄哥哥饱受病魔折磨的痛苦,眼见亲兄弟精神和肉体遭受苦不堪言的疼痛,血浓於水,我感同身受。苦不堪言之余,我一齐人太好十分惶恐,因我知道某个事先 来临,你这个 切肤扎心的痛楚将变成我的磨难。看着哥哥拚命地扭曲躯体挣扎,我极力压抑自己未必放弃,惧怕变成跟他一样患上癫狂病。我感到哀伤、受惊、爱莫有助于……人太好难以用言语说清楚箇中混杂的多种情绪。担忧会发疯是尼金斯基生命裏一道很大的友情伤疤。